凱文藏 屍油桶案.第7被告:或是最後供證.「我不知能否活著」

Sponsored Links

「我想和法官大人說,我不曉得供證後,是否還能活著或死亡……這可能是我最後的供詞。」

(吉隆坡25日訊)副檢察司拿督安東尼凱文遭謀殺並藏屍油桶一案,第7被告今日在法庭語出驚人,

指今日或許是最後一次供證,不確定在說出相關的供詞後,是否還能活著,或是已經死亡。

Sponsored Links

根據《馬新社》報道,現年47歲的被告拉威,是以辯方最後一名證人的身份,在證人欄宣誓後,說出這番話。

「我想和法官大人說,我不曉得供證後,是否還能活著或死亡……這可能是我最後的供詞。」

他是以淡米爾語說出這番話,並由法庭翻譯員代為翻譯。

法官拿督阿茲曼阿都拉要求被告向其代表律師說出所面對的問題,並要求被告繼續供證。

Sponsored Links

拉威隨後坐下,並繼續供證。

拉威在供證時指出,本身於2015年9月3日,陪同本案的第二被告古納士葛蘭,或較廣為人知的另一個名字「傑」,前往位於大使馬士路的一所公寓收債。

到公寓跟「客戶」收債

他說,和傑認識了23年,對方告訴他有一名居住在有關公寓的「客戶」借了錢,因此必須向對方收回錢。

sponsored links

「我問傑,為什麼在這麼早,在早上6時。傑告訴我說,該名客戶會在早上離開公寓。」

2人當時是在八打靈再也的一家餐廳談話。當時有其他4名男子在場,包括了他的侄子尼瑪蘭、迪尼斯瓦蘭、帝尼斯古瑪、威斯瓦納登,都是本案的被告。

拉威指出,他們隨後就一起前往該公寓,本身乘坐傑駕駛的寶騰將相V6轎車,其他4人則乘坐三菱四輪驅動車。

「在公寓的前方時,准准早上7時,我們(拉威和傑)在車上等,三菱四輪驅動車在後面。」

Sponsored Links

「我和傑聊天,我問傑是不是有錢人,以致他可以借錢給居住在公寓的人,我問他借了多少。傑說,他之後會告訴我,交代我幫他收債。」

等了15至20分鐘,那名借錢的人並沒有出現,他們隨後離開。

被告代表律師拉仄哥峇隨後提問,該公寓是否就是法官阿茲曼、控辯雙方以及被告們於4月17日到訪的公寓,

也就是位於大使馬士拉也路,安東尼凱文居住的大使大廈公寓,被告回答是。

尼瑪蘭、迪尼斯瓦蘭、帝尼斯古瑪、威斯瓦納登、拉威的代表律師是拉仄哥峇;古納士葛蘭的代表律師則是拿督西華納登。本案的主控官為賽夫。

法官阿茲曼阿都拉擇定案件於明日續審。

193
«
»